大明烟火_第十九章 置身火药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置身火药桶 (第1/3页)

  “黄老安好。”韩度礼貌的问候一句。

  熊莳此时,郑重其事的向老黄介绍韩度,“这位是宝钞提举司提举韩度韩大人,奉陛下之命来督造宝钞。”说话间,双手抱拳朝着皇城方向一拱手。

  “原来是韩大人,小老儿当不的韩大人的称呼,大人叫我老黄就行。”面对着自己新的顶头上司,老黄拿捏着一分小心翼翼的拘束。

  “老人家不必多礼,咱们以后还要齐心协力为皇上办差,大家随意一点。”韩度先开口,安抚了老黄一下。

  老黄见这年轻的大人语气随和,也没有什么架子,心里提起来的小心谨慎便落了下来,神色顿时轻松了不少。

  “敢问老人家叫什么名字?怎么称呼?”韩度觉得自己一个年轻人,对一个老人称呼太随意了有些不好,便又问起来老人的名字。

  “嗨,大人说笑了。小老儿的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匠户,那里会起什么名字,说出来也是污了大人的耳朵,还不如老黄来的好听。”

  韩度见老人不愿意说,便也不再追问。想来老人的名字确实是不太雅观吧,毕竟这个时代的人大多数都没有读过什么书,再加上民间普遍认为名字贱一点好养活。

  所以很多人的名字都是无比的奇葩,比如说狗、?(也就是猪)等等。

  “怎么本官看到这里几乎都是些老人在干活,为什么没有年轻人?”韩度把心里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这个......”老黄迟疑了一下,看着熊莳。

  熊莳见此面无表情的说道:“大人问你,你就说,看本官干什么。”

  熊莳站在韩度身后,落后半个身位,略微躬身,一副彻底站在韩度这边,唯马首是瞻的态度。

  老黄见到熊莳的态度,也就不再遮遮掩掩,敞开了说道:“不敢欺瞒大人,钞纸局里的确没有什么年轻人了,几乎......几乎都是老一辈的人在支撑着。”

  “为什么会这样?”韩度疑惑,“如果本官没有记错的话,匠户应该是世代相传的吧?怎么会没有年轻人呢?难道他们都没有后人?”

  这根本不可能?

  这个时代的人有多么重视香火传承,韩度看他自己就明白。他老爹有了他这个儿子,都还要给他生出一个弟弟来呢。

  要说这些匠户家里连一个男子都没有,韩度是不信的。

  一代是匠户,世世代代都是匠户,这就是老朱对士农工商四民的划分。

  按照常理来说,这钞纸局里面的匠户,应该有着老中青三代人才对。

  结果现在只剩下一些老人和中年人,这不对劲。

  “这个,这个......”老黄吞吞吐吐半天,也没有说出过一二三出来。

  “大人,”见此情况,熊莳对韩度招手示意。

  韩度附耳过去。

  熊莳低声在韩度耳边说道:“大人,个中缘由还请大人不要深究,情况是这样的......”

  随着熊莳的解释,韩度才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老朱分划四民的初衷是好的,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