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给男神_番外(副cp)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番外(副cp) (第1/3页)

  室内温度恒定,但辛莹却觉得自己越来越热。

  对于一个开过荤的人来说,就算是女孩子,也是会想念这种事情的!毕竟她之前的性生活有那——么和谐!

  所以跟陈诉分手后,她是真的真的一直吃素,说馋了不光是在开玩笑,也是字面意义上的馋。

  看刚才撩拨陈诉他这反应......他大概也是一样。

  辛莹维持着这个跨在他身上的姿势跟他接吻,吻到最后脑子都乱了,但四处的狭小让她仍然觉得这儿不合适。

  辛莹喘息着说:“去卧室。”

  陈诉“嗯”了声,那声音磁性低沉,性感极了。

  于是,采花大盗与娇花先是在沙发上激吻奋战,两人都觉得这儿施展不开,于是又一致决定换到了卧室。

  ......但是是娇花抱着采花大盗去的。

  后续......也是娇花压着采花大盗做的。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采花大盗被采的故事。

  辛莹跟陈诉的这番和好,最开心的可能是佟姐。

  ——当然,全世界知道这事儿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

  首先两人复合,陈诉身体不会再出状况了,佟姐省心。其次,陈诉不会再出现那种突然失踪好几个小时找不到人的情况了,因为他总跟辛莹在一起,就算不在一起也肯定有联系,打不通他的电话就打辛莹的,准没错。

  第二开心的是秦溪。

  她很兴奋地建议:“其实这个工作工资实在是太低了,要不是粉丝的爱支撑着我走到现在,我早拍屁股走人了!正好你俩这和好了,不然,我现在辞职你回来吧!”

  辛莹表示大可不必。

  “不不不,你还是好好做,我现在课表没有大一那么紧凑,经常是上完一节隔一小时再上一节,差不多没办法走开。”她拍拍秦溪的肩膀,郑重道,“还是得靠你。”

  于是某人苦着小脸继续干,并且工作量还增加了一点——给辛莹汇报陈诉在干嘛,给她录陈诉的照片和小视频。

  辛莹为了犒劳她,也经常给她发红包,配字:「姐姐给的小费」。

  秦溪收的毫不手软,有理有据:“这是我应得的!这是我的封口费好吧!”

  说起来,秦溪还真是辛莹这次分手的意外之喜。

  如果她不跟陈诉分手就不会辞职,也不会有下一个接替她的秦溪。

  幸亏秦溪是这么个性格,从最开始就对她毫无芥蒂,辛莹原本想着等这小姑娘“出师”了,她就跟陈诉的一切都断了联系。最后也是因为秦溪一直没能成功独立,并且她还跟人家做成了好朋友好姐妹,从而一直持续知道陈诉的相关消息。

  不得不承认,她是乐在其中的。

  大脑告诉自己要拒绝,事实是每次听秦溪说陈诉的时候都是竖着耳朵听,那点儿信息能在她脑海里循环一整天,发个呆的功夫都能想到他身上,自然而然地开始回忆两人在一起的几个月里那些片段。

  吃个食堂,就想到以前跟陈诉在节目录制现场吃盒饭的时候,买早餐经常意识不清醒,习惯性的买了他的份,吃也吃不下,不吃看着又碍眼,室友不要的话她就只好扔掉。

  她虽然从来没能跟陈诉在外面露面逛街或者游玩过,但是他给她的回忆片段是别的恋爱所不能比拟的。

  他们可以在他的专车里偷偷接吻,可以在佟姐眼皮子底下牵手,被眼神警告后再偷笑着分开,她感受着陈诉的吻从最初的青涩到最后的吻技高超,陈诉会在床上,在她身边,用那把低沉性感的嗓音在她耳边说——

  你给了我灵感。

  跟你□□的时候。

  然后他会把那些灵感写成歌,会在演唱会上真真正正地唱出来,虽然不能指名道姓,但是彼此都知道,他是在唱给她听。

  那些甜,连分手之后再想都会觉得以前是真的甜。

  没错,她不能跟他走在街头,不能跟他走在阳光下,两人偶尔从公司出门都得错开时间,避免公司里面的人误会,工作现场要注意避免被狗仔拍到,可是就算跟他在一起有这样多的限制,都是她心甘情愿的。

  她也从来没想过这些他不能给她的东西,这些他不能陪她做的事情。

  因为他给她的已经太多,他为她做的,更多。

  “你知道吗,我们学校有个学长,长得很像你。”

  和好后的某次聊天,辛莹说,“他被人取了个外号叫‘小陈诉’。关系好的朋友都知道我喜欢陈诉,而从我上大一开始,那个学长从跟我在一次聚会上认识后,就一直在追我。”

  陈诉挑挑眉:“有多像?照片给我看。”

  辛莹:“看什么看,我给删了。”

  陈诉还有点高兴,但是没表现出来,冷静问道:“为什么删?”

  辛莹:“不是跟你分手么,心情不好,长得实在太像了,看他朋友圈就好像看你本人似的,一气之下就删了。”

  陈诉:“......”

  看他无语的表情,辛莹哈哈大笑:“逗你的逗你的,哪可能那么像!我们陈诉哥哥世界第一帅!帅的世界第一独特!”

  陈诉俩色稍微好点儿,还是执着地问:“那为什么删?”

  辛莹:“因为他喜欢我,我又不可能跟他在一起,说开之后就删掉了,何必留着给他念想呢?”

  这个回答让陈诉心情愉悦了一些。

  但也仅仅愉悦了五秒钟,转念又觉得不对劲:“你都删了,为什么刚才突然提这个人?”

  “因为我在跟你分手之后,删他之前,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只有一瞬间,有动过要不要跟他在一起试试看的念头”

  “......”

  “他眉眼长得跟你确实有点儿像,鼻梁没你的挺,嘴唇也没你好看,但最主要是气质有几分你的味道吧,所以‘小陈诉’在我们学校人气是相当高的。”辛莹回忆,“我就想啊,反正我就喜欢你这款,他就是你这款,在学校里他受欢迎,又喜欢我,跟他谈恋爱也不亏,那我为什么不试试呢?”

  陈诉沉默几秒。

  “所以......为什么没试试?”

  “大概是因为,你是沧海,他是水。”

  “......”

  陈诉还没说话,辛莹又问:“是不是想到了‘曾经沧海难为水’?”

  “......”陈诉反问,“你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她摇摇头:“没,我一开始也以为是这样,因为你是沧海,他是水,你比他好,所以我自然接受不了。”

  辛莹顿了顿,“后来我发现,好像不是。”

  “我不能跟他在一起,只是因为你是沧海,他不是。”

  “就算他不是普通的水,是比沧海还要好的存在,那我也接受不了。”

  “因为他不是你。”辛莹戳了戳他的脸,小声说,“但我只喜欢你。”

  ......

  采花大盗的情感小作文给娇花整的感动异常,眼睛都水汪汪的了,漂亮又可爱,于是可能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娇花再次压到了采花大盗。

  辛莹的确是有感而发。

  她的性格不是这样,她不喜欢肉麻,她喜欢欢脱搞笑的说话方式。但是情之所至,话就那样自然而然地说出来了。

  因为辛莹自己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在当时的场景下,在她心目中,自己是被绿的那一方。以前看个小说,遇到那种劈腿渣男她能骂足三千字不重样的脏话,骂的初瞳都神经麻木。

  结果放到了现实里,也没跟谁骂过陈诉什么,初瞳这个唯一知情人她都没跟她骂过什么过火的话。

  没办法,一骂他都觉得心里不痛快,自己也是够双标的。

  连这样子了都还放不下,她得有多喜欢他啊。

  幸好他们没错过,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

  后来辛莹问起陈诉他继妹的事情。

  毕竟是个能引起两次误会的奇女子。

  既然能够牵扯被拍到亲密照片,辛莹原本以为是什么狗血戏码:“你跟你继妹是那种从小关系很好的吗?我看那个照片拍下来的画面,实在是有够让人误会......难道她对你......不单纯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

  “......不是。”提到继妹,陈诉表情微变,看起来十分头疼,“这事要从头跟你说,第一次,也就是你看到照片的那次,她就是单纯的来找我要钱。”

  陈诉十五岁的时候,家里就只剩下继母继妹和他三人,在出道之前,一直都属于很拮据的生活,这一切在他十七岁被星探发现、十八岁出道小有名气之后才大有好转。

  陈诉的继母是个温柔的女人,他对继母有很深的感情,虽然两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可以说从小到大,从他懂事以来,这是唯一一个对他好、照顾他的长辈。所以最难的时候是继母护着他过来的,她没有丢下他不管,她和她的女儿,他也会一样对待。

  继母身体不好,可能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带两个孩子那段时间太操劳,留下了很多病症,去年去世之前已经在医院住了两三年,基本下不了床,陈诉一有空就去看她,但工作实在太忙,一个月也回不去一次。

  去年过年的时候,继母家人在她病房里陪着她,那些人不知道她的继子是天天出现在电视里赫赫有名的歌手,这事儿也不能让他们知道,所以陈诉没办法露面回去看她,只在后来春节期间,她亲戚们走差不多,自己行程稍微松一点的时候回去了一次。

  继妹是继母跟她前夫所生,比陈诉小了六岁。小的时候小姑娘乖乖巧巧,还看不出什么,上了高中之后,家里越来越宽裕,也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

  “我反思过,我也有错,”他说,“她一开始是问我继母要钱,后来可能是要不来,开始直接联系我,问我要钱。我以为继母是知道的,所以没有拒绝过。”

  辛莹差不多懂了:“其实她妈妈不知道,然后你就这么一直给……这样维持了多久?”

  “维持了得有一年,她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加起来有几十万了。”

  “……”

  辛莹:“讲真,我觉得我家境还不错,我是独生女,但我高中追星加各种出国旅游跨城市旅游,一年也没花几十万啊,那会儿物价也没有涨那么高……你妹妹拿钱都干嘛了?”

  陈诉表情更烦了:“……谈恋爱。”

  辛莹张大嘴:“给对象花了?”

  “差不多。”

  “……”

  真·叛逆少女。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