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饮食男女_第十章 兄弟哪片儿混的,我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兄弟哪片儿混的,我是 (第1/3页)

  沈国栋道:“又干回老本行,大壮咬死了对方,自己担了责任,对方也都跑路了,现在老彪子在倒腾鸡蛋小米儿,他三舅配合着他,还兼着倒票,不过不敢干的那么大了,二孩儿在跟着干,我有时也去帮忙,不过活儿不多,养不起这么多人”

  李学武站起身道:“带我去找他们”

  沈国栋紧张地道:“武哥,大壮折了我们都很伤心,但是老彪子也不是有意的...”

  李学武跟老太太告了别,先出了屋,太压抑。

  沈国栋没办法,跟老太太说了一句,穿着破棉袄带着棉线帽子出门带路。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拐弯抹角儿转了几个路口,突然眼前一片宽阔,应该是早先的旧杂货市场,也卖花鸟鱼虫,远处看应该纸坊桥。

  好家伙,这帮人真会找地方,前几年着重清理了一大批人,现在又有了,规模倒是不小。

  每个小摊儿都隔得挺远,摊位上放着一盏马灯,微弱的灯光底下放着各种旧货和粮食等物。

  许是被清理的吓破了胆,摊贩们也都鸡贼起来了。

  卖小米儿的只在灯光底下放一小酒盅小米儿,遇到想交易的,就熄灭了马灯,带着客户往后面巷子里的家里交易,摊贩一般都是这附近的,如果不是这边的也都想办法私下里租住也好,说是亲戚暂住也好,都得弄个窝。

  不住这儿的散户则是用大衣盖住货物,打开手电查看袋子里的东西,交易完成背袋子就走。

  遇到检查的,周围放哨儿的就吹鸽子哨儿,摊主们则是把摊子上那一点儿样品一丢,撒丫子跑路,有窝的回窝,反正没抓到现行,夜里上厕所总让吧。

  没窝的也是丢下样品,背着袋子跑路,作鸟兽散,机敏的很。

  两人进来前就遇到一个放哨儿的,沈国栋手比划了一个手势,那边的才没过来查看。

  沈国栋带着李学武兜兜转转来到中间位置的一个摊子,边儿上也没有人,地上一块破布上放着一些鸡蛋壳碎片,一小撮小米儿,这特么也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