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饮食男女_第286章 背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86章 背后 (第1/3页)

  当听李学武说还没有吃饭,冉秋叶就擦了眼泪开始忙活着。

  起初李学武也没甚在意,直到冉秋叶拿出了洋玩意儿。

  李学武错愕地指了指桌上的摆件,挑着眉毛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冉秋叶低眉垂首地回道:「蜡烛~」

  「……」

  李学武无语地抿住嘴笑了笑,看了她一眼,道:「我还不知道这是蜡烛?」

  「那你问什么?」

  冉秋叶嘴上还有着埋怨的意味,所以说出的话听起来也是带着不满的情绪。

  李学武对于给自己准备伙食的人从来都不敢得罪的,他怕对方往饭里加特殊佐料。

  也只有他这种小心眼的人才会这么想了,冉秋叶才懒得搭理他。

  摆好了烛台,从厨房里端了两个盘子出来,手里还捏着两副刀叉勺。

  李学武诧异地抬了抬眉毛,看到这儿才反应过来,头顶电灯好好的为啥要点蜡烛。

  他还以为要玩什么刺激的小游戏呢……

  敢情是要吃西餐啊!

  吃西餐确实应该点蜡烛,氛围感嘛,得拉满。

  只是冉秋叶摆好了餐具,又给他倒了杯温水,人就消失不见了。

  李学武坐在椅子上干等了半天也不见上菜,左右看了看,心想冉秋叶不会是要报复自己,准备饿自己肚子吧?

  「服务员?」

  他这边还故意开玩笑呢,一转身,却是发现冉秋叶换了个人似的,从厨房那边缓缓地走了出来。

  青丝盘发,散落几缕成熟的韵味。

  红唇点朱,耀眼烛光璀璨了娇羞。

  白衣胜雪,大胆剪裁包裹了婀娜。

  目光丝柔,点点泪珠化作了相思。

  「咔哒~」

  随手关闭了头顶的灯光,餐厅里只剩下摇曳着的烛火,还有那个他。

  冉秋叶端了餐盘,在李学武异样的目光中走进餐厅。

  即便是女为知己者容,可第一次穿露肩白色连衣裙,第一次这么大胆的示爱,还是让冉秋叶的脸上布满了红霜。

  人比花娇,白里透红,李学武不自觉地端了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水入喉咙的咕咚声,在安静的夜晚是那么的响亮。

  这是李学武对她美的最好回应,可愈加地让冉秋叶脸红。

  强忍着去厨房端了几样餐食回来,抿嘴嘴唇从柜子里拿了一瓶红酒,犹豫着说道:「这是……剩下的~」

  李学武抬了抬眉毛,看着她的窘迫说道:「爱过才知情重,醉过才知酒浓,你不给我尝尝,我如何知道她的浓?」

  冉秋叶抬眼望去,李学武目光柔和,一如水塔事故那晚,黑夜里似灯火,照耀她受惊的心。

  「哼~」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娇哼了一声,拿着红酒杯走到桌边抿嘴道:「你是花心大萝卜~」

  「所以呢?」

  李学武没在意冉秋叶的话,知道她是听懂了刚才自己的话,微笑着问道:「萝卜配酒,越喝越有?」

  冉秋叶哪里说得过他,瞥了他一眼,示意了桌上的菜肴,道:「怨你自己,吃剩饭,喝剩酒」。

  李学武看了看桌上的摆盘,又看了看已经开了封的红酒,好笑地问道:「给我留的?」

  「不是~」

  冉秋叶红了眼眶,心里委屈着,嘴里还是倔强地说道:「你不吃,我自己吃了的」。

  看样子还真是昨天准备的,自己没来,就这么一直放着了。

  剩菜也好,开过的酒也罢,终究是为了自己而准备的,

  李学武倒是不嫌弃。

  主动接了红酒,也没问她准备这些花费了多少心思,又费了多少力气。

  在彼此的红酒杯里斟了五分之一的量,这才笑着解释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冉秋叶别过脸去,不去看他,眼泪簌簌地落下,从他进门时没发泄完的委屈这个时候涌了出来。

  哪里需要什么理由,更不用他来解释,是工作忙也好,是要陪家人也罢,他,终究不是她的。

  使劲儿抽了抽鼻子,端起酒杯,也不理会李学武的为难,便是一饮而尽。

  李学武并没有去喝那杯酒,而是拿起酒瓶继续为她斟酒。

  两人相顾无言,李学武不想骗她,她也不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连着喝了三杯,冉秋叶这才撂下玻璃杯,开口道:「是不是我不去找你,你就永远都不会来找我?」

  「你看我是假正经嘛?」

  李学武抬了抬眉毛,洒脱地说道:「如果规矩能羁绊住我的脚步,你也不会坐在我的面前了」。

  「那为什么?」

  冉秋叶抹了一把泪水,看着李学武试探着问道:「是因为我没让你心动,或者这件事在你心中微不足道」。

  「都有吧~」

  李学武轻轻啄了一口红酒,酒香四溢,醒的时间太长了,味道散了。

  「你所纠结的,恰恰是我最为放心不下的,我从未想过闯入你的人生,更没想过……」

  「你已经闯进来了」

  冉秋叶没让李学武的话讲完,微醺的酒意迷离了双眼,望着李学武坦然地说道:「在我的世界里神兵天降,又搅和的七零八落」。

  「很抱歉,我的出现让你的生活产生了困扰」

  李学武拿起酒杯同她碰了一下,歉意地说道:「不是樽前爱惜身,佯狂难免假成真;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冉秋叶捏着酒杯,泪目望着李学武说道:「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李学武苦笑,饮了杯中酒,又给了两人的酒杯里添了新酒。

  这一次他的手重了些,彼此酒杯里的红酒都超过了半下。

  「太高雅的我玩不了,还是说点俗的吧」

  李学武拿起刀叉,熟练地分了餐盘里的肉排,嘴里轻声问道:「你就没想过正常的日子?」

  「什么日子是正常的?」

  冉秋叶吸了吸鼻子,看向李学武问道:「像我爸妈这样?重温过去想吃一顿西餐都得藏着掖着的?」

  李学武听她这么说,抬了抬眼眸,想明白这套餐具,这些摆设,原来是冉父冉母的心头好。

  她们家是华侨,祖上什么时候出去的李学武不知道,但见老两口的做派,显然不是一般人。

  餐具都是银质的,骨碟也都很考究,烛台上还雕刻着光屁股外国小孩儿,没被外人发现真是他们家的造化了。

  李学武的一颗红心还不至于容纳不下这些外物,无论是西餐还是中餐,能饱肚子的就是好餐。

  有条件的想要享受一点小资情调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只要不偷不抢,全凭人家本事。

  只从冉家回国参与建设和投身教育事业这一点看,李学武就没觉得自己做这件事亏了谁。

  至于冉秋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她说自己从她的世界里从天而降,自己也不是烛台上的天使,哪有那份能耐。

  真要是异想天开的青涩少女,李学武搭理都不会搭理她。

  可毕竟是比自己还大的大姑娘呢,真哭哭啼啼的说爱的死去

  活来的他也就释然了。

  就是这份藕断丝连,一往情深让李学武有些受不了。

  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条件是能限制他作为的。

  只有他适应环境,主动改变生活的,可没有被生活强迫的他。

  李学武没在意冉秋叶话里的抱怨,听着她诉说生活中种种不顺,人前白眼,人后的议论。

  冉秋叶终于有了倒苦水的一个人,嘴里的话不由的多了起来。

  看着李学武端走自己面前的餐盘,放了已经切好的那一份,又是忍不住的暖心和落泪。

  李学武尝了一口肉排,知道这是猪肉了,想来这可能是冉秋叶能淘换到最好的食材了。

  桌上还有冷火腿和奶油鸡蛋,李学武不大吃的惯,并没有动刀叉。

  彻底成了倾听者,李学武一边吃着一边品着成熟的美酒,时不时的应语两声,给冉秋叶捧哏。

  直到说的口干舌燥,冉秋叶才发现对面的李学武已经吃完了,一瓶红酒也被她喝的见了底。

  长舒了一口气,扇了扇脸上的红热,冉秋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说话了」。

  「你就这么的信任我?」

  李学武叠起左腿,看着冉秋叶问道:「袒露心扉也是有代价的」。

  「就算是死~」

  冉秋叶凝望着李学武,直直地说道:「我也宁愿死在你的手里」。

  「呵呵呵~」

  李学武轻笑出声,示意了桌上的餐盘问道:「还吃吗?」

  「嗯,不吃了」

  冉秋叶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来之前我就吃过了的」。

  李学武抬了抬眉毛,展颜一笑,站起身走向对方。

  冉秋叶被他的靠近有些不知所措,又好像是有了心理准备一般,认命般地闭上了双眼。

  李学武看着她等待着的模样,实在是不好意思抽走她椅背上的衣服离开,只能弯下腰抱了她起身。

  「呀~」

  冉秋叶得偿所愿,却也是忍不住的轻呼出声,手有些慌乱地揽住了李学武的脖子。

  李学武坏坏地一笑,道:「你现在还有机会选择人生,落在我手里,这命运可就由我不由天了」。

  冉秋叶面红耳赤,喝了酒的缘故,她这个年岁即便是没有过经历,可也不似小姑娘那般的羞涩。

  手指了卧室方向,嘴里轻声哼道:「现在就是我选择的人生」。

  「既然你要一条道走到黑」

  李学武抱着她走向里屋,嘴里调侃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啊~~~!」

  ……

  -----------------

  这个年代对于生活看的很轻,好像祖国的发展大业和建设更重要。

  可有的时候人们又把生活强硬地进行了分类和区别对待。

  小资生活,就是这个时代老百姓们能接触到的,内心窥探却又带着鄙视目光的一种格调。

  有人总结了小资生活的三个标准:

  教育与文化水平:小资通常指受过高等教育,具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和知识水平。

  经济状况:他们的经济基础处于中产阶级边缘,高于普通民众和一般工薪阶层,但尚未达到中产阶级的上限。

  生活品味与追求:小资追求内心体验、物质和精神享受,特有的品位、情趣和格调是他们生活的重要特征。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