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饮食男女_第291章 特别喜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91章 特别喜欢! (第1/3页)

  节目一场接着一场,带货主播是换了一个又一个。

  李学武带了节奏,早就不用上台了,而是主持看货和接待工作。

  王干部不是唯一傻眼的,李怀德和景玉农都傻眼了。

  展销还能这么玩?

  周围的参展单位懵哔了,他们有想过这个轧钢厂搞什么围挡是要起幺蛾子,没想到玩的这么狠。

  李怀德扫视全场,再看见周围参展单位,尤其是抢了他们展位那孙子脸色跟吃了屎一样难受,开怀大笑,那得意的神情别说多嚣张和解气了。

  远处的展位受影响还不严重,离得越近,这边客商的目光都被轧钢厂吸引了,他们就越受影响。

  所以一个个的都是阴沉着脸,瞪着眼,要吃人的眼神。

  景玉农笑着转身同李怀德问是否满意。

  “满意满意~”

  李怀德满意的都要飞起来了,尤其是这些人惊讶的眼神,他要笑疯了。

  很开心,看到这些人的嘴脸,请继续!

  接着奏乐接着舞!

  现在休息区挤满了看样品的人,展台前站满了看节目的人,有的人来晚了,还跟周围人打听着前面都说了啥,演了啥。

  也别说国人好热闹,其实老外也是人,见着热闹也爱看。

  这边人气越旺,来这边的人就越多,负责展馆协调工作的王干部是咬着牙离开的,脸热的厉害。

  展馆的人管不了,外事人员也不管吗?

  不管的,因为上面也没说必须带客商去哪个展位啊!

  重要的是,这家展位的工作人员在发放小礼品的时候不管客商还是外事人员,都往手里塞的。

  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

  侧面台子上摆放着的罐头样品随便吃,随便尝,有的人已经端着小瓷碟在挨个品尝了。

  水果的、鱼肉的、猪肉的、蔬菜的、玉米的,还有牛羊肉的美味罐头。

  工作人员和外事人员尝的是便宜,采购商尝的是品质和味道。

  罐头这东西真就是真,假就是假,交易会的商品都是有品质保障和要求的,他们也不怕出现质量问题。

  那么最后就剩下味道和原材料品质了。

  众人也是没想到,叫轧钢厂的参展单位不仅能拿出大小五金商品,还能拿出副食品来。

  节目不断,惊喜不断啊!

  俗话说的好,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轧钢厂展位的第一单生意终于来了!

  “桶吉~你仲记得我呀?!”

  “哦!钟sir的嘛!”

  李学武大舌头啷唧地学着对方的口音,笑着同他握了握手。

  这种自来熟的态度让港商身边站着的外事翻译直翻白眼。

  听说还是个处级干部呢,就这点素质?

  李学武才不管对方的态度呢,握着钟先生的手一顿摇啊,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似的。

  钟先生也被他的热情感染了,笑呵呵地从兜里掏出李学武送给他的指甲刀道:“呢个,我系嚟问呢个嘅!”

  “哦哦~指甲钳啊!”

  李学武也没用翻译开口,已经猜到了对方想问啥,笑呵呵地接过来比划道:“你想订购?”

  “系吖,系呀!”

  钟先生连连点头,手指点了李学武手里的指甲钳,随后又示意了现场发放的商品目录。

  “呢个几多钱啊?”

  “嚎骂嗤吧?!”

  李学武还贴心地帮他用英语确定了一下问题,随后伸出一根手指道:“一元钱!”

  “亿元拳?”

  钟先生瞪了瞪眼睛,道:“嘿讲嘅系港纸咩?”

  “no~no~no!”

  还港纸!李学武可不会换算这种汇率,尤其是当着出口总公司代表的面,他可不能犯纪律。

  “this is china, i'm talking about rmb”

  逗完了港商,到了谈价格的时候,李学武直接严肃了面孔,嘴里也开始往外嘣英文。

  港商钟先生微微一愣,他身旁的翻译员也愣了一下。

  倒是出口总公司的代表很淡定,今天他看李学武出幺蛾子已经够多的了,不惊喜了。

  李学武和钟先生开始用英文交流,翻译倒成了出口总公司代表的服务员了。

  钟先生摇头示意道:“贵啦~”

  说着话,拿过李学武手里的指甲钳比划着解释道:“这样式没有馹本产的好,刀刃也不锋利……”

  商人嘛,只要有利可图,那嘴里说出来的都是骗人的鬼话。

  李学武任由他说着,等他用各种理由把手里的指甲刀贬低完,这才又开了口:

  “一分钱,一分货,馹本产的指甲刀啥样我们不想知道,可港城居民普遍使用的啥样我们还是有渠道了解的”

  “这个”

  他拿过钟先生手里的指甲刀,自信地说道:“我们没信心也不会来这里做生意了,诚信经营,相信您也不是做一锤子买卖的”。

  看着钟先生面露为难,李学武笑了笑,继续介绍道:“不喜欢没关系,我们厂的日用五金还是很齐全的”。

  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了厨具展台道:“不只有指甲钳,剪子、菜刀、饭勺、汤勺,厨房用具,一应俱全”。

  钟先生的视线随着李学武的手往那边看了一眼,可最终还是回到了他手上的指甲钳上面。

  李学武就知道他是这个想法,所以故意钓着他罢了。

  “我们是京城最好的钢铁制造企业,实力雄厚,产品优良,这次来参展也是被强烈邀请而来的,就是为了展示国内的钢铁风采”

  他的牛皮吹的山响,反正吹牛皮又不用交管理费,谁管他啊。

  “我们的企业好,产品更好,来到这里就是缘分,希望跟您做朋友,也是珍惜咱们第一眼的缘分”。

  这话说的却是有理有据,热情又不失分寸,礼貌还带着骄傲,让身边站在的工作人员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

  嗯~现在这几句话说的倒是有处级干部的气度了。

  钟先生也是笑着摇了摇头感慨道:“您这不像是内地人,太会说话了!”

  “正因为我是内地人,站在这里欢迎您”

  李学武微微一抬眉毛,认真地说道:“所以才能说出一家亲,做朋友的话来!”

  钟先生点了点头,伸出一巴掌,道:“五毛钱,十万单!”

  说完还怕李学武不清楚,犹自解释道:“只要你把价格落到五毛钱,我立马签合同,十万单”。

  这话一出口,发现这边第一单要谈成而围观过来的人都惊住了。

  且不说五金出口总公司的代表在给李学武使眼色,就连一旁的翻译都跟着着急呢。

  站在外面的李怀德更着急,五毛钱,十万单,这就是伍万元的销售额了?!

  这买卖可比联合贸易来的容易多了,尤其还是小五金指甲钳打开了第一单,真是惊喜啊。

  看着李学武不为所动的表情,李怀德扯了扯嘴角,想给李学武示意眼神,可怎奈李学武没看他。

  快答应!快答应啊!

  五毛钱还是有得赚的,去掉展会抽成,去掉成本和运输,一个指甲钳就有两毛多钱的纯利润,还要啥自行车啊!

  当初定价格的时候李怀德就想说李学武定高了,不到两毛钱成本,定价一元,这不是骗冤大头嘛。

  后来他也想过了,这做买卖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不出高价,怎么让人家还价啊。

  现在好了,人家还价了,还是在惊喜范围,赶紧答应啊!

  “no!”

  李学武很是认真地摇头道:“一元钱是友情价,酒香不怕巷子深,我就是拿您当家人!”

  “您看着价格高了,可心里明白它的价值,也清楚它的利润”

  “您不做一锤子买卖,我们也不做的”

  李学武比划了一下手里的指甲钳,道:“今天所有展销商品,按品类第一份成交价都是基础价,第二单就要加价了”。

  “所以……”

  钟先生看着李学武满是抱怨,心想这人真是不识趣,不降价,竟然还要加价!

  “一元一毛钱!”

  李学武认真地说道:“您从我这走,订了多少单不算,再来人,那单价就得按一元一毛钱算!”

  “除非第二单订购数量是第一单的两倍,否则就是要一元一毛钱!”

  说完怕对方不信,笑着抖了一下手里的指甲钳说道:“不信您就试一试!”

  这试一试的意思就是,有能耐你就走,看人家下了单以后,你再回来问我是不是一元零一毛的价格。

  钟先生眯了眯眼睛,价格谈到了这个地步,互相之间表面上那些虚的都没了,就剩下利益了。

  他有些诧异于李学武的自信、淡定和认真,是谁给了他们这份信心?!

  钟先生微微摇头,心里虽然舍不得,可还是选择了放弃。

  就在他刚要起身的瞬间,就在围观众人暗骂李学武嚣张不懂变通的时候,从斜里杀出一个声音:

  “这个指甲钳是你们卖的吧?!”

  那人挤开众人,把手里的指甲钳拍在了桌子上,好像要找事似的。

  周围众人一见如此,都把眼睛瞪大了,想看热闹的心思溢于言表。

  李学武故作疑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又追问道:“你确定单价是一元钱?你保证第二单开始都是加价一毛钱?”

  周围人看这情况好像真是来找事的啊,都开始对价格了!

  而钟先生看着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也是愣了一下,皱眉看着他表演。

  “不信你就试试!”

  李学武好像听明白了他话里含义和挑衅似的,自信地笑看着他,真不认识一般。

  “试试就试试喽!”

  这位来的也是大舌头啷唧的,一听就是港商。

  “十万单!现在就签!”

  这人真是豪横,从兜里掏出外商资格材料,以及签合同的各样物什,挥手就要签合同。

  围观的人都懵了,这是啥情况啊,一出又一出的!

  出口总公司的人也懵了,他也参加过商品价格谈判,可没见过这么谈的,也没见过这么着急签合同的。

  他这边刚要接对方的材料,钟先生那边不干了,挥手拦在中间,道:“我先来的!”

  “可你没下单啊!”

  来人挑眉横道:“你不是要走了嘛,正合适我来!”

  “谁说的!”

  钟先生瞪着眼珠子道:“我是要下单的,你哪知眼睛看见我要走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