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吞鸿_第一卷 凌源旧事断新谋 第十二章 孤风蓑影,刀剑无声(自传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卷 凌源旧事断新谋 第十二章 孤风蓑影,刀剑无声(自传章) (第1/3页)

  我微微抬眼,看向身侧那名狂生打扮的文人,有些眼熟。

  男子似乎有所察觉,亦看向我,哈哈大笑道,“杨柳,第一次杀人,滋味如何?”

  “刀进刀出罢了!多谢救命之恩!”我勉强挤出一张笑脸,对刚刚那一战,仍显得有些心有余悸。

  那人笑道,“我损失了十余名爱仆才救下了你,你这一谢了之,是不是太过轻率了些?”

  我看向那人,他正玩味的笑着,话里虽酸,但话外这不知真假的十余条人命,似乎与他事不关己一般。

  讨价还价本就是江湖常事,当时的我淡然处之,盘膝在地,大咧咧道,“你当如何?要钱?我可就只有雇主的三箱财货,再说,我看你也不像个缺钱之人,不如今日之事,你就当做日行一善,把我放了得啦!”

  那人哈哈大笑,捡起一枚石子,向池中砸去,溅起一串水花,随后,恣意潇洒地道,“你真当我是大善人?”

  我圆滑地道,“那你痛痛快快开个价,我痛痛快快给你个答复。”

  男子爽朗笑道,“货归汝,汝随我!”

  我有些惊恐和惊讶,赶忙从那竹席上坐正,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虽然我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但我可没有那断袖之好,公子,您,找错人啦!”

  “哈哈!哈哈哈!你很对我的胃口呢!”那人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对远处大喊,“许坚,拿酒来!”

  直到现在,我仍清晰记得,那日池边的怀冰台,游鱼渌水,翔鸟天飞,万类霜天竞自由。

  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那将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我与他豪饮畅聊,酒过三巡,颇有‘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之感,于是,我俩以池水为证,从此结为异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