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吞鸿_444章 种诱以利,折节丧志(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444章 种诱以利,折节丧志(下) (第1/3页)

  所谓,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荀庾十分自知,他当然知道荀氏一族颓势非一己之力可阻,他也明白自己撅屁股能拉几个粪蛋儿,以他荀庾的本事,想要重振荀氏一族,那无异于登天揽月,痴人说梦!

  不过,人生一切的努力,都源自于一个不甘心。

  他荀庾不甘心寂寂无名,他背后的荀氏一族,也不甘心没落凋零。

  所以,在褚如水的游说中,默然选择了放下往日仇恨,与江氏一族合作,实现共赢的局面。

  但,《淮南子》一书中曾曰:矩不正,不可为方;规不正,不可为圆。

  这句话说的其实是:做人,要守规矩。

  我们如果换个角度理解,便是:做人,一定要有底线。

  而底线,究竟是什么?

  它不一定是道德准绳,但它一定是一个人做人的原则,没有底线的人,就会失去了做事方向与格局,也没有人敢跟他同行,所以,只有同心有底线之人同行,方能成就他人,也成就了自己。

  很庆幸,今天的荀庾,虽然利欲熏心,但至少是一个有底线之人。

  至少,这一刻是。

  在汉高祖刘邦诛灭异姓王之后,曾下诏,“非刘氏王者,天下共击之。”

  自此之后,汉朝就没有诞生过异性王。

  如今,你江氏一族仗着兵强马壮,胆敢冒犯天家祖训?

  我荀氏一族世代忠于汉室,你江氏一族想裂土封王?

  这是我荀庾万万不能容忍的。

  况且,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个道理,我荀庾懂,你褚如水难道不懂么?

  ......

  被荀庾斥责后,两人所在厅中一度静默。

  褚如水听到荀庾的斥骂,不怒反笑,讥讽道,“荀大人,你当年收了江瑞生的钱,故意放纵江瑞生在赤松境内肆虐杀戮,以为江州牧不知道么?你说我江氏一族是大奸大恶,今日我多嘴问一句,不知荀大人的这般行径是奸,还是忠啊?”

  荀庾动了动嘴唇,面上强行平静如水,心中却已惊涛骇浪。

  荀庾自认为是个清廉之官,不过当年,他为了宝贝儿子的巨额赌债,在家国两难之间,还是选择了收下江瑞生的馈赠,放纵江瑞生在赤松郡境内滥杀无辜,荀庾却置之不理。

  他自以为当年之事极为隐蔽,江瑞生一死,万事大吉。

  可谁又曾想,天下从无绝密之事,即便荀庾万般小心,还是走漏了消息。

  当褚如水说出此话时,荀庾心中先是大惊,而后颓然。

  他知道,如果想保住自己一世英名,今日,必要从权了!

  荀庾正要说话,但见褚如水豁然起身,浑身气血循环、筋骨开合、运念出力,移步迅捷,落点奇准,一指便击中了在旁侍奉的下人,下人门庭被强烈的气劲贯穿,一股血花儿从脑后窜出,连哀嚎声都没传出来,便告倒地死绝。

  荀庾自然知道褚如水为何要杀掉那下人,因为褚如水认为这名吓人听到了太多不该听的。

  褚如水面无表情,声如冰霜,“荀大人,今日赤松大美繁盛之功,谁占九分,谁占一分,赤松郡的老少爷们儿心里自然有数儿。如果他们再听说‘是他们平庸的荀大人一手造就了公羊寨的血案’,不知该作何想法?又有何反应呢?嗯?”

  荀庾缓缓抬起手掌,沉声道,“你,你威胁我?”

  褚如水身子动也不动,双眉一轩,悠然长笑一声,“威胁你又怎么样呢?荀大人徒逞意气,不过是自取其辱。你且看看,以我的致物境界,若想杀你,你此刻还逃得了么?”

  荀庾愤懑至极,从耳根、连脖子、经背脊红下去,直到脚跟,伸出手指了褚如水半天,瞠目结舌,就是说不出话来!

  褚如水见荀庾失了方寸,气氛也烘托的差不多了,遂将厅堂门窗紧闭,开始柔声劝慰,“可若荀大人能助江州牧一臂之力,不仅你荀庾会封侯拜相,就连你荀氏一族,也可以东山再起,重新成为香火鼎盛之家,荀大人,有此人间美事,您何乐而不为呢?”

  荀庾手掌紧捻着颔下微须,良久终是放下了半空中的手指,颓然歪坐在席间,长叹,“一步错,步步错啊。罢了!罢了!江锋有何事用得着我荀庾,你褚如水开口便是,只不过,我荀氏一族的利益,一分都不能少!”

  褚如水摆手笑道,“那是自然。只要江州牧成功占领曲州九郡,称王曲州,你荀庾便是颍川侯,你颍川荀氏”

  荀庾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