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吞鸿_445章 横于道里,全忠结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445章 横于道里,全忠结义 (第1/3页)

  赤松郡再北六百里,既见大汉长城。

  蜿蜒曲折的长城内外,大汉、大秦两个庞大帝国的小规模、小范围争斗,正愈演愈烈。

  双方只要见面,就是不死不休,虽然双方均保持了脸面上的克制,可每天还是有少则几十,多则几百的士兵负伤或阵亡。

  两国真可谓仇深似海了!

  不太平中见太平,薄州的长城一线,倒是还有一处和平之地,孙江郡与柯澄县中间夹着的那座和城,勉勉强强算是两国遵守当年盟约的一个典范例子吧!

  多年来,和城始终坚持一城两治,来来往往,人流穿梭,每日进城出城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八万,穿貂皮的、穿锦绣的、穿蓑衣的,抗刀的、耍枪的、玩斧的,五花八门,鱼龙混杂,千变万化。

  就在褚如水登门拜会荀庾的这一天。

  一名年轻汉子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牵着一匹挂满了破麻袋的马,缓缓行走在由南至北的大道上。

  汉子毫不出奇,并未惹人注目。

  过了大秦关卡,汉子找到一处葱葱郁郁的林子,入得深处,撤下蓑衣斗笠,张开双臂,慵懒地活动筋骨,身动步移之间,筋骨不自觉噼啪作响,气势陡涨。

  几息过后,汉子单臂抓住马背上的破麻袋,肌肉隆起用劲,破麻袋远远飞去,一匹雄健的骏马,出现在汉子眼前。

  汉子从怀中取出一巴掌大小的腰牌,腰牌上刻一个鹰头,鹰的眼睛镶嵌了两小枚红玛瑙,那鹰头的铜口里,叼着一个‘春’字。

  对大秦军制熟悉的人都应知道,这是鹰头腰牌乃是天狼九卫中鹰眼卫的标志,这位汉子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

  司职侦查的鹰眼卫作用同大汉的长水卫几乎一致,其内部以春夏秋冬分级,而汉子手里拿着的‘春’字腰牌,说明其功夫境界至少已经到了破城境界或致物境界,算是大秦帝国的高层军官了。

  虎体狼腰猿臂的汉子挂上腰牌、解下水囊,洗刷马鼻后,跨龙驹稳坐雕鞍,挥鞭纵马北去,那背影何等潇洒飘逸。

  汉子本名为拓拔世江,出身大秦八柱国之一的豪门拓跋氏,两个月前,拓跋世江奉命乔装成做皮草生意的汉子,潜入长安探听消息。

  大汉大秦互相安插眼线,本就属于常事,拓拔世江也仅把此行当成普通轮调,到了据点接洽奉命行事,坐镇长安,时间一到便回国述职,换人再去。

  哪知事有变动,根据分布在长安各处的鹰眼卫眼线汇总情报来看,大汉帝国虎威卫正呈集结之势,前日里,虎威中郎将刘贲趁夜色全军开拔,向东北静默行军,让人直觉蹊跷。

  总领长安城一部事务的鹰眼卫掌事也不含糊,即刻收拢人马集中调查此事,顺藤摸瓜之下,一条惊人的消息汇总到了掌事的桌案上。

  大汉帝国要对高句丽用兵啦!

  近年来,高句丽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明面上对大汉帝国俯首帖耳,背地里却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