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春_第六章 最大的依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最大的依仗 (第1/3页)

  “愣个屁,再愣胡保宗就死了!”李承志气道,“我知道你不信,先按我说的办!”

  其实李松已经信了……在止住血的那一刻……

  这可是神仙秘术啊,听郎君的意思,是要让他记录并保存?

  李松心中滚烫:“郎君就这么信我?”

  “废话!”李承志瞪了他一眼,“我爹待我怎样,我不想多提……丢庄子里一两年都不见一面?但即便如此,你依然把我当郎君看待,没恶待过半分,就能知你的为人……我不信你信谁?”

  就这么一句,李松的眼泪就下来了。

  他猛一咬牙,深深的一拜,又抹了一把眼泪,找过纸和笔:“郎君请讲……”

  东西有些多,怕出差错,李承志只能亲自盯着,快过了一个小时,才把这些置办好。

  李松建议,以免被人猜出配方,应该往药酒里多添加几种药材,却被李承志拒绝了。

  你都能想到,我想不到?

  谁要按照他的这种方法制作,不但不起作用,说不定还会中点小毒……

  不一会,李松带着七八个仆妇,各捧着一样东西,送进了厢房。

  进了门,看血没有再流,胡保宗也还醒着,看起来精神头挺不错,竟然还能呲的动牙,李承志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先把酒拿来!”他招了招手,又转过头,笑嘻嘻的看着胡保宗,“咱们也算一见如故,要在平时,免不了要大摆宴席,好好的喝上三天……但今日委实不凑巧,只能是我喝着,你看着了……”

  说着话,李承志便举起酒坛,猛灌了几大口。

  除了李松,其他人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听到前半句,胡保宗还挺开心。

  抛开李承志能救他这一点不谈,他对李承志本人也是非常好奇和感兴趣的。

  说话爽直,做事利落,颇有前朝晋人的随性雅趣之风,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当成傻子?

  遇到这样有趣的人和事,以胡保宗的性情,无论如何也要结交一番的。

  他想着,能与李承志痛饮畅谈一番,便是真死了,也能少几份不甘。

  但等听到李承志的后一句,又见他举起酒坛就喝,胡保宗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你故意的?”

  “废话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