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春_第七章 捅了一千多年才捅穿的窗户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捅了一千多年才捅穿的窗户纸 (第1/3页)

  已是下午未时,本是一天中日头最足的时候,但几个进进出出的仆妇依然冻的直打哆嗦。

  感觉那风吹到脸上,就跟用刀子在割肉一样。

  这就叫下雪天冷,化雪天更冷……

  李承志吸里哈喇的搓着手,看着跪在门外的那群大汉。

  这都跪了一个时辰了,依然眼神坚毅,腰坚背直,要不是看他们鼻子里呼出的热气,李承志都还以为全冻僵了。

  这个年代,能养出这么一群意志坚毅的武士,真不是一般人家能做到的。

  “牙口张开!”胡信大声喊道。

  十几个手下不明所以,但全都乖乖的张开了嘴。

  李承志就像是挑牲口一样的转了一圈,选了两个牙口整齐,口腔干净的。

  挑好了人,他略一沉吟,看着胡信说道:“若是你家将军没救过来,无论是上吊还是抹脖子,我自然管不着……但他还没死,我这院里倒先冻死了几个,你让我以后怎么住?”

  话说完,他便带着挑好的那两个进了厢房。

  直到门关上,胡信才转过头,隐隐有些感动的说道:“李郎君果然仁义……”

  李松眨巴着眼皮翻了个白眼。

  想救人就直说嘛,拐这么大个弯?

  身为家臣,不能护持主将周全,本就是最大的失职,真要被冻死也不冤枉,替他们操什么心?

  郎君聪明倒是聪明了,就是有些妇人之仁……

  李松怅然一叹:“去东厢吧,那里也有地龙……”

  一群大汉感动的眼泪都下来了……

  被带到正厢的两个壮汉,仔仔细细的用烈酒漱了口,每人接过一截两头都套着熟羊肠的铜管,聚精会神的听着李承志给他们交待。

  “我说吹,你们就吹,气息放匀……我说停就停,特别是你……”

  李承志一指安排让往杨保宗嘴里吹气的那个,“捂嘴的时候不要捂太严,要让气慢慢的往外漏,明白吗?”

  “明白!”手下重重的点了点头。

  “还有你们两个,手不要抖,注意肠子千万不能打结,放的时候不能过快,也不能过慢……嗯……”

  李承志默默的算了算:“十息之内填完即可!”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