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春_第九章 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逃 (第1/3页)

  李松明确说过要先想办法自保,但胡保宗又说坞堡守不住,那还能怎么办?

  逃?

  往哪逃?

  “仔细说说!”李承志正襟危坐的说道。

  这可是关乎到小命的问题,由不得他不上心。

  这涉及到了军事机密,自然不能说给外人知道。胡保宗先摆了摆手,将两个医师赶了出去,才正色的说道:

  “坞堡当然是用来自保的,但保的只是一时,而非长久……我且问你,你家的坞堡,能否将李家堡的这一千余人都藏进去?”

  “勉强可以吧?”李承志不确定的说道。

  毕竟能住人的只有两层,站着肯定没问题,但要说睡,估计人挤人、打通脚都有些困难。

  “好,就依你所说,人都能藏的下,但这些乱民要是像围泾州一样,将你李家堡围死……也别说一年半载,就围上一月,这一千余人一月所需之粮该存在何处,水又放在何处,何处摆设锅灶,何处堆放柴火?”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承志恍然大悟。

  坞堡防的只是马贼、羌胡这样抢之即走的流匪,根本无法防备已入绝境,绝不会挪窝的流民。

  而且都已到了“刺史下令,命各豪强门阀召集乡壮家丁平乱”的地步,可想而知泾州的兵事已荒废到了什么程度。州、郡、县兵等,早已靠不住了,一时半会肯定平息不了。

  到这种地步,只能等朝廷调集兵马来平乱。

  但正值严冬,兵马、粮草、冬衣等肯定无法在短时备齐,冬日行军更是大问题,所以最早也要等天气回暖,雪化的差不多了大军才会出动,再等开拔到泾州,至少也会到清明以后。

  两个月出头的时间,只靠一个坞堡保护一千多乡民,就像在说笑话……

  李家也做不出摒弃乡民,自己躲到坞堡里的勾当。

  不然等民乱平息,绝对会被朝廷拿来开第一刀……

  那现在,就只剩逃了?

  也不知李松是如何计划的,自然竟然也没顾上问?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