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春_第六百零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百零三章 (第1/3页)

  一根接一根的炮铳被兵卒自驽马、驴骡背上卸下。

  每根长有两尺余,口径近两寸,壁厚约两分。净重才只有四十斤,既便是驮力最弱的母驴,每头也能驮带两根。若畜力不足,兵卒也能扛着走。

  炮头部分加有铁箍连着八字支脚。脚底带有铁绊,中空如环,各用一根两到三尺的铁钉穿过,而后砸进地面,用来稳固炮身。

  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虎蹲炮,发明于明嘉靖年间,戚继光就是用此物抵御倭寇,成就戚家军赫赫威名。

  李承志整整提前了一千年,让其在南北朝面世。

  火药是纸包定装,每发一炮填装三两。弹丸则五花八门:有甲厂炼钢煅甲之后的废铁砂,也有铜厂烧炼铜矿石后无处所用的铅锡制所在细丸,更有出自弱水的细石。

  最后一种最为方便:于夏日予河中浅处立两道铁筛。挖出河沙先过粗筛,后过细筛,就能选出大小如黄豆般的石粒。只两三个兵卒,每日就可筛出上万枚。

  李亮此次出兵足足征用车驾五千余,除供兵卒换乘、装运粮草外,足有一千余车全为此物与火药。

  若是还不够,随便找一条河谷筛些碎石,更或是砸碎大石就能充当弹丸。

  炮铳也足足带了千余蹲,专事侍弄火器的炮卒则带了一府(三营),由此便知李承志的决心……

  罗鉴自然是认不得此物。

  之前观望一阵,不见敌军前阵架立炮车,他还暗暗松一口气。便是见兵卒搬出一根根形如石柱物事,抡着铁锤叮叮咚咚的地中砸的时候,他依旧是好奇胜过警惕。

  但再见敌方中阵步卒、两翼甲骑皆是开弓引弦,虎视眈眈之时,他才后知后觉:这是在防备己方甲骑冲阵,更在为那些往地中砸钉的兵卒争取时间。

  到此时,他才悚然一惊:此时之情形,与月前与那李丰对阵之际,西海前阵之步卒架立炮车时的情景何其相像?

  难不成,此物也如炮车一般,可将那“飞雷”抛出?

  但怎么看,好似也只是一根铁柱而已……

  暗暗猜忖,心中却隐隐生出一丝不详之感,罗鉴一声冷喝:“召回斥候,再令尉刚,准备出击!”

  罗平应诺,跑兵卒往中阵挥旗,随即便听鸣金之声,镇军之斥候相继回阵。

  西海塘骑也不追赶,而是自两翼绕回本阵。

  不等队主下马,罗鉴急声问道:“敌军意欲何为?”

  “末将也不知!”

  “那敌军钉入地上的又是何物?”

  “应是铁器,形如筒状,长约两尺余,粗有两寸,皆是斜立,似是绊马桩一般。但桩头却无尖刺……”

  怎可能是绊马桩?

  有这功夫,还不如以长枪为墙,立一座拒马阵。而那铁筒那般粗,远不如枪刺尖厉,且只有两尺余,还摆的那般稀疏,莫说阻马,便是三驾大车并作一道也畅行无阻。

  再者自己又非眼瞎,明知敌军于阵前布了机关,又岂会蠢到正面冲阵?

  而敌贼既然大费周折,将此物立于阵前,绝非无的放矢,必有奇用。

  但问题是,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猜疑一阵,罗鉴猛吐一口气:如今变阵,已然是来不及了,只能先打过一场再看。

  “知会尉刚,依计行事!”

  话音落下,身后令兵一挥角旗,中阵“咚”的一声,传来一声鼓响。

  千余半甲骑兵自左翼越出,冲向西海中阵。

  李承志在军校授课时,已将冷兵器时代的阵形、战法讲的烂熟。屡次提过凡万人以上的大战,鲜有甫一照面就猝然决战的,大都是试探,试探,再试探。或是有六成以上的把握,或是已陷入绝地,不得不战之时才会发动。

  根本无需李亮提醒,也不需阵前主将张信义下令,就连炮营甲府将军并麾下一众营将、旅帅也能看出,敌军这是探阵而来。

  站于云楼上的府将军一声令喝,亲兵猛挥令旗,随即便见前阵步卒纷纷竖起了方盾,将炮兵罩于盾墙之后。

  也是因为炮兵相对而言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