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嗔_第十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第1/3页)

  季清影在原地缓了缓发麻的脚,跟着他进去。

  进屋后,傅言致把东西放下,挽起袖子看她:“要不要喝水?”

  “好。”

  季清影抬眸看向他:“你每天下班都这么晚?”

  “看情况。”

  季清影了然,没再多问。

  傅言致进了厨房。

  他倒了杯温水出来,递给季清影的时候,小拇指不经意地碰到了她食指,冰冰凉凉的,像在冰霜里浸泡过一样。

  他蹙眉。

  季清影这会心不在焉,也没注意到他眼神变化。

  她眼睑微垂,双手捧着杯子,小口轻抿。

  看上去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孩。

  傅言致难得动了点恻隐之心。

  “几点锁住的?”

  季清影思绪飘飞,听到他声音后眨了眨眼,转头看他半晌:“应该是九点多吧。”

  傅言致:“……”

  季清影抬眼看他:“你明天还要上班吗?”

  “嗯。”

  闻言,季清影一笑:“辛苦了。”

  傅言致没吱声。

  季清影捧着有温度的杯子,眼珠子转了转,突发奇想问:“傅医生。”

  傅言致垂眸与她对视。

  “你家有酒吗?”

  “没有。”

  傅言致起身,弯腰拿过放在桌面的手机,低声道:“我给开锁师傅打个电话,让他明天过来。”

  季清影没拒绝。

  打完电话后,傅言致回头看她。

  季清影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快速道:“你去忙自己的,我一个人坐会。”

  傅言致盯着她看了几秒,这才出声:“我去洗个澡,出来再说。”

  他有轻度洁癖,每次从医院回家,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季清影点了点头。

  也没有要撩他的心思,整个人显得分外安分。

  傅言致进了房间。

  没一会,他拿着一条灰色的毯子过来,递给季清影。

  他靠的近了,季清影都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不好闻,但却是让人舒心的那种。

  她眼睛弯了弯,唇角带笑:“谢谢。”

  傅言致“嗯”了声:“待会带你去客房。”

  “好。”

  人再次折返回房间后,客厅也静了下来。

  毯子是干净的,应该是他刚刚从柜子里翻出来的,上面还带着点柜子的木质清香。

  季清影给融雪发了个信息,才把毯子拉开盖上。

  傅言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空调,没多久后,暖气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冷清的屋子被热气填满,很是舒适。

  傅言致洗完澡出来时候,季清影已经睡着了。

  他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人,停留在原地片刻,才转身回了房间。

  -

  季清影做了个梦。

  睡梦中,她走进了迷雾森林。

  一个所有人走进都走不出的地方,她走啊走,周身白茫茫一片,连天空的颜色也看不清。

  她在那里转了好久好久,一直找不到出去的路。

  到她找的精疲力尽时候,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闻到了不好闻的冷杉味。

  下意识地,季清影往声音的方向走。

  走了不知道多久,白茫茫的视线里开始出现了光,很浅很浅,可还是被困在绝境中的她发现了。

  她激动又兴奋地往前跑。

  横冲直撞地跑,光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

  等她停下来的时候,她跑出了迷雾森林,而外面,是发着光的太阳。

  她仰头看着面前的阳光,伸手想要去抓住他,刚伸出手去,太阳变了。

  它变成了傅言致。

  他站在阳光下,朝她伸出手。

  ……

  季清影睁开眼的时候,周围静悄悄的。

  天花板的灯关了,但在阳台处有一盏落地灯开着,照亮着这个屋子。

  灯光不刺眼,就像是梦里的太阳一样。

  季清影顿了下,低头看着身上多出来的被子。

  被子上有阳光的味道,和梦里的一样好闻。

  她无声的弯了弯唇,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

  才五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