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木狼马_第二章 我弟弟!多牛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我弟弟!多牛逼! (第1/3页)

  付一杰?

  付?

  新名字吗?

  看着付坤伸过来的手,他犹豫着,没有回应。

  不过付坤没有收回手,一直那么伸着,看他一直没动才说了一句:“快点儿,你不饿啊?”

  他咬咬嘴唇,把手往兜里揣了揣,没有动。

  这样像他伸过来的手,他见过很多,每次他都期待地牵着这些手,最后却都被甩开了。

  他不愿意再一次被甩开。

  “哎哟,你怎么这么面,”付坤本来雄心勃勃想试着做个有耐心的好哥哥,但这个弟弟实在太不配合,他走过去伸手把付一杰的手从兜里拽了出来,“走,跟我和面去,别哭啊,哭了就用面糊你脸。”

  付坤抓他的手抓得很紧,他觉得骨头被捏得有点儿疼,但没有挣扎。

  这手虽然很凶,却热乎乎的很暖和。

  “书包长你肚子上了啊?别抱着了,”付坤冲他抱着书包的胳膊抬了抬下巴,“扔沙发上得了。”

  付一杰把书包放到了沙发上。

  “你冷吗?”付坤又问。

  他摇了摇头。

  “帽子摘了呗?”付坤试着问。

  他点点头,付坤拎着他帽子上的毛线球把帽子摘了,然后牵着他的手穿过走道往厨房走:“爱吃饺子么?”

  “不爱吃。”他小声说。

  “啊?”付坤回过头。

  “爱吃。”

  “改口改挺快啊,不爱吃也就饺子了,”付坤乐了,“不过我妈包的饺子特好吃,你吃一次就知道了。”

  厨房里做饭的人很多,老妈已经把面粉放在和面的盆儿里了,看到他俩进来,指了指盆儿:“拿屋和去。”

  “哟,坤子都独臂大将了还让他和面啊?”正在炒菜的于奶奶说了一句。

  “没事儿,男孩儿没那么娇气,慢点和呗,”老妈一边剁肉一边笑着说,“谁让他翻个墙还笨得把胳膊给摔折了的。”

  “你这当妈的心可真大。”于奶奶感慨地啧啧了几声。

  付坤松开了牵着付一杰的手,端了盆儿往外走。

  刚走了没两步,感觉到有人扯住了他毛衣,他扭过头,看到是付一杰,这小孩儿看上去很紧张,抓着他衣服的手都攥成拳头了,头也不敢抬,一直盯着地。

  付坤想用打着夹板的右手抱盆儿,好腾出左手去牵付一杰,但试了半天没成功,使不上劲,只好继续往前走:“跟着我,没事儿。”

  “坤子,这谁啊?”不知道谁问了一句。

  “我弟弟。”付坤马上回答,声音特宏亮,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感觉无比得意,我弟弟!多牛逼!

  但想想又觉得有弟弟就有弟弟呗,有什么可稀奇的啊,这楼里七八个孩子,差不多都有兄弟姐妹。于是又挺泄气,端了盆儿走出了厨房。

  经过许姨家门口的时候,有人从屋里走出来,付坤端着盆儿差点一脑袋撞上去。

  “开坦克呢你。”那人按住了他的脑袋笑着说了一句。

  付坤抬起头乐了:“小飞哥。”

  这人是许姨的儿子夏飞,高中念完了一直在家休息,身体特别不好,天天都跟在中药里泡着似的,付坤每回经过他家都能闻到浓浓的药味儿。不过夏飞性格特别好,不跟别的病人似的每天愁云惨淡,他脸上永远都挂着笑容。

  “和面呢?”夏飞拿着个玻璃杯,里面是棕色的中药。

  “嗯,你又吃药啊?”付坤闻着那个药味儿就觉得苦得不行。

  “来一口?”夏飞把杯子递到他眼前,“神药。”

  “不要。”付坤拼命摇头。

  “进来吧,帮你和面,你那胳膊得和到后半夜了吧?”夏飞笑着招招手让他进屋。

  付坤继续摇头,他每次上许姨家玩,老妈都得交待他,不许跟你小飞哥哥闹,他身体不好。

  要让老妈知道他让夏飞和面,肯定得挨呲儿。

  “没事儿,进来,”夏飞拿过他手上的盆儿转身进了屋,“张青凯,和面!”

  付坤一听夏飞叫了张青凯的名字,就没再犹豫了。张青凯是夏飞的同学,一星期七天时间得有五天都泡在夏飞家。

  “张青凯帮我和面!”付坤跟着也着喊。

  刚走了一步,付坤感觉到手被人抓住了,他回过头看到付一杰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带着个小孩儿,要付一杰不拉他,他都忘了。

  这刚当上哥哥还得适应适应才行啊……

  他牵住付一杰的手,带着他进了屋。

  “哪儿来的小孩儿?”张青凯洗了洗手,把盆儿放到桌上,开始和面。

  “我弟弟!”付坤再次得意洋洋地大声回答,忘了先前还觉得有个弟弟没什么稀奇的,他扭过头冲付一杰笑笑,“一截儿叫哥哥好。”

  付一杰看了看夏飞和张青凯,低下了头,不吭声。

  “一截儿?”夏飞笑了。

  “付一杰,一截儿叫着顺嘴。”付坤看看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的付一杰,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小孩儿要一直是这样,自己以后得多没劲啊。

  老妈开始包饺子的时候,付坤拉着付一杰坐到了桌子边儿上:“会包么?挺好玩的,我教你?”

  付一杰看着桌上的饺子馅,咽了咽口水,点点头。

  “看着。”付坤立马来了劲头,平时他可找不到什么机会能教人的,实在要教,也就教人打架和逃跑了。

  “洗手,”老妈拍开他的手,又看着付一杰,“一杰不热吗?屋里暖和,咱把棉衣脱了好不好?”

  付一杰犹豫着点了点头。

  “帮弟弟脱衣服,我手上都是油。”老妈指挥付坤,手上动作很麻利地包着饺子。

  付一杰看了看付坤的胳膊,躲开了付坤想帮他脱衣服的手,自己低头解着棉衣扣子。

  付一杰脱下棉衣的时候,付坤看到他里面就穿着一件劳保手套改的旧线衣,顿时觉得这小孩儿挺可怜,虽说他自己身上穿的毛衣也不过是老妈拆了爸爸的旧毛衣给他织的,但比线衣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