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木狼马_第六章 弟弟丢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弟弟丢了 (第1/3页)

  被老妈教育了之后,讲义气的付坤同学一吃完饭就趴在小屋的桌子前开始认真地写作业,老爸老妈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

  其实作业不算太多,无非就是抄抄课文填个空造个句什么的,再来份儿四则运算。不过左手虽然能写字,老反着还是别扭,又不能从右往左写,他就因为这个才不愿意写作业。

  平时隔三岔五的欠一次作业,手伤了以后,就干脆不写了。

  付一杰一直很安静地趴在桌子旁边看他写作业,老妈叫他去看电视,他都没去。

  付坤想看,电视里演的是《射雕英雄传》,还正好从昨天开始演东邪西毒那部,他心里痒痒得不行。但他咬牙挺住了,谁让他牛哄哄地答应老妈要写作业了呢,再说快期末了,老妈也不会让他老看电视。

  不过这电视台挺让人生气,回回都挑着期末考的时候开始播,都算上重播这都三回了,他愣是没看全!

  “一截儿,”付坤放下笔伸了个懒腰,“你不看电视吗?”

  “不看。”付一杰趴在桌上,手垫着脸,他一直就这么趴着盯着付坤,付坤写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哎有人想看没得看,有人能看居然不看,”付坤叹了口气,但很快又笑了笑,“其实我想看也能看到,我有法宝。”

  付坤轻轻拉开抽屉,拿出了个潜望镜。

  付一杰终于换了个姿势,凑过来盯着他手上的东西。

  “潜望镜,”付坤压低声音小声说,“能看到拐个弯儿的东西,手工课老师教做的,你看着……”

  付坤把潜望镜偷偷地从门边伸了出去,对着电视,冲付一杰抬了抬下巴:“看看。”

  付一杰凑过去看了一眼,眼睛立马瞪圆了,回过头:“看到了。”

  “好玩吧,”付坤笑笑,把潜望镜递给他,“你玩吧。”

  付一杰很安静,无论是看付坤,还是看电视,都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付坤一边写作业一边琢磨,老妈肯定会很喜欢这样的小孩儿,老妈一直说他太淘了,烦得她脑浆都是开锅的。

  不过刨开分掉他玩具,分掉他的空间,还抢走了饺子老鼠这些事不算,付坤也觉得付一杰很可爱,特别是今天还跑去跟老妈求情。

  “一截儿,”付坤扔下笔,转过头刚想再表扬一下付一杰,眼前的潜望镜纸筒却吓了他一跳,都快对他脸上了,“你干嘛呢?”

  “看你。”付一杰眯着一只眼睛回答。

  “直接看不就得了,你打枪瞄准呢?”付坤有些莫名其妙地把对着自己脸的潜望镜扒拉开。

  “这样看就只能看到你的脸。”付一杰小声回答。

  “啊?”付坤拿过潜望镜,对着付一杰瞅了瞅,因为距离近,镜子里能看到的的确只有付一杰的脸,“真的嘿。”

  对于一直没什么玩具的付一杰来说,这个潜望镜很好玩,他一整个晚上都拿在手上,上了床都攒手里没松开。

  “这么喜欢啊?下回给你做个好点儿的,这个是用纸盒做的,不结实,”付坤枕着胳膊,自己手工课随手做的东西能有这待遇让他很有成就感,“我给你用牙膏皮做一个吧。”

  “嗯。”付一杰闭着眼抱着潜望镜。

  “睡吧,困死了。”付坤闭上眼睛。

  付一杰没了声音。

  过了没几分钟,付坤感觉到付一杰的手伸过来捏住了他裤衩边儿。

  付坤没动,不知道付一杰要干嘛。

  付一杰捏了一会儿,把裤边儿两层布捏在一块儿开始轻轻地搓。

  “干嘛呢?”付坤轻声问他。

  “小摸。”付一杰也轻声回答。

  “小摸?还小偷呢。”

  付一杰没有说话,缩回了手,改捏着枕巾开始搓。

  付坤琢磨了一阵儿,估计“小摸”这词儿是付一杰给自己搓布片儿起的专用名词。

  “为什么要小摸啊?”付坤摸了摸他的手。

  “不摸睡不着。”付一杰回答,手指还在轻轻地搓着。

  “我给你念顺口溜吧,你听听听就睡着了。”

  “嗯。”

  付坤想了想,小声开始念:“一年级的小豆包,一打一蹦高,二年级的小水碗,一捅一个眼儿……”

  付一杰没说话,继续搓枕巾。

  “小傻子儿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要媳妇干吗啊?点灯,说话,吹灯,做伴儿,明儿早晨给你梳小辫儿……”付坤又换了一个。

  “你媳妇儿给你梳小辫?”付一杰没听明白。

  “……算了,你还是搓吧。”付坤叹了口气。

  “嗯。”付一杰应了一声,手指头把枕巾搓得嚓嚓响。

  付坤乐了:“这是什么习惯啊,是我裤子好摸还是枕巾好摸?”

  “裤子。”

  “还挑料子呢,”付坤笑了半天,拉过付一杰的手,“那你搓我裤子吧。”

  “嗯。”付一杰又捏住了他裤子边儿,搓了没多大会儿,手就慢慢地停了,睡着了。

  早上付坤照例被老妈从被窝里拖了出去,不过今天他没有挣扎,因为付一杰也被老妈用同样的方式拖出去了。

  “今天是一杰第一天去学校……”老妈把早点往桌上摆着。

  “我爸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