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木狼马_第十章 哥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哥哥! (第1/3页)

  几天之后付坤的小床被拆了,一个挺漂亮的木架子床放进了小屋,不过跟付坤想象的有点儿差距。

  他本来以为上铺能站起来居高临下俯视呢,结果因为顶上有老爸之前加装的一个放杂物的吊柜,他只能跪在上铺。

  不过惊喜也是有的,上铺脑袋这边儿正好对着气窗,可以往外瞅,虽说窗户外边儿就是楼后的破杂物房,晚上看着跟闹鬼的地儿似的,但付坤觉得挺刺激。

  他一直趴在上铺盯着外边儿看,天已经黑了,外面只有雪地反着月光,他拿着个望远镜对着窗户,想象自己是潜伏着等待猛鬼出没好大显身手的捉鬼大师。

  想着想着就联想起前阵儿看过的三山迷案了,金马车,呱嗒嗒,方金花,呱嗒嗒……付坤顿时觉得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沉浸在自己吓自己的气氛中不能自拔。

  正害怕呢,突然感觉床晃了一下,接着自己的脚踝就被人一把抓住了。

  “啊——”付坤喊得声音都变调了,往前一边蹬腿一边爬,脑袋在玻璃上磕了好几下才停了下来。

  “怎么了你!”老爸正看电视呢,被他这声惨叫吓得冲了进来。

  “我……”付坤爬起来就想往床下边儿蹦,一扭头,看到了顺着楼梯爬到了上铺的付一杰,正抬着手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他差点想一脚丫子把付一杰给踹下去:“你上来怎么不出声儿啊——”

  “我叫你了。”付一杰瞪着眼睛,还是抬着手。

  “叫我了我没听见你不会再叫啊——”付坤对于自己被吓成这样感觉非常没面子。

  他一直想在付一杰面前树立一个威猛的高大的强壮的牛逼的哥哥形象,没成想居然被付一杰抓一下脚脖子就能吓成这德性,前功尽弃!架都白打了!

  “我都听他叫你半天了,”老爸托着付一杰的屁股把他推到了上铺,指了指付坤,“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三山迷案。”付坤嘟囔了一句,把腿缩起来给付一杰腾出了一半床。

  不过说完这句他就后悔了,老爸老妈一听就乐了,老妈在外边笑得停不下来。

  “哎……”付坤叹了口气,枕着胳膊躺下了。

  这事儿对于付坤来说相当丢人,看完三山迷案的那天晚上,他躺床上反复回忆,跟中了邪似的越怕越想,越想越怕,最后硬是自己把自己吓得尖叫一声跑里屋钻进了老爸老妈的被窝里,哆哆嗦嗦一宿没睡。

  “三山迷案是什么?”付一杰爬到他边儿上趴下了。

  “大半夜的,有一个村姑,”付坤翻了个身冲着付一杰,压低声音开始说,他自己被吓着了,必须得把付一杰也吓着才能找回面子,“她提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你猜装什么了?”

  “鸡蛋。”付一杰眨眨眼睛。

  “鸡蛋你个脑袋,就认识鸡蛋!”付坤很不满意,顿了顿又换成一脸狰狞的表情,“是……骷髅!”

  “哦。”付一杰应了一声,反应平静。

  “还有个老头,”付坤看骷髅没吓着付一杰,又换了一个,“每天都唱……”

  “唱什么?”付一杰挺好奇。

  “金马车,呱嗒嗒,方金花,呱嗒嗒……”付坤压着声音唱,唱得自己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哥哥。”付一杰突然抬手按住了他的嘴。

  付坤顿时来劲了,吓着了吧!还没等他乐呢,付一杰说:“你唱歌真难听。”

  “你给我下去!”付坤火了。

  付一杰有些茫然地慢慢爬下楼梯,坐到了下铺。

  付坤想想觉得特没劲,于是把上半身探出去,倒挂在上铺:“一截儿。”

  付一杰抬头看着他,又伸手摸了摸他都竖起来的头发,笑了。

  付一杰笑起来很好看,付坤也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你不怕吗?那电影可吓人了。”

  “你说的一点也不吓人。”付一杰还是笑。

  “那你说,你怕什么?”付坤打探情报,打算有针对性地出手。

  “怕饿。”付一杰如实回答。

  “哎,谁问你这个啊,又饿不着你,我成天被罚不让吃饭我都没说,”付坤弹了弹他脑门儿,“还怕什么?”

  付一杰低下头想了想,犹豫了一下才说:“怕不要我了。”

  “我是问你怕不怕鬼啊什么的……”付坤叹了口气,撑着床栏杆翻着跳了下来,坐到了下铺,把付一杰搂了过来,“哎小东西,谁不要你啊,咱家肯定不能不要你,不要我也不会不要你的。”

  “我晚上睡上面。”付一杰靠在他怀里小声说。

  “睡睡睡,你垫着我睡都成。”付坤拍拍他。

  付一杰挺开心地笑了,然后放了一个屁。

  付坤被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勾起来忧伤情绪顿时烟消云散,一边儿抬手在鼻子下面扇着一边乐:“一截儿你怎么这么爱放屁。”

  “好撑。”付一杰被他这么笑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揉揉肚子。

  “我发现你真能吃,比我吃得都多,”付坤帮着他揉肚子,“一截儿啊,你知道么,屁啊,分好几类。”

  “屁?”

  “嗯,你看,你刚放的那个,干屁对吧,”付坤一边乐一边说,“那个叫旱天雷。”

  “还有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