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酒系美男_[12.少女心炸裂:出场苏炸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2.少女心炸裂:出场苏炸天] (第1/3页)

  六朝古都最近的天气有点让人捉摸不定,前几天阴雨连绵,冷风骤来,今天从早晨不到五点,就拨开云雾见青天,天幕翻了翻鱼肚白,接着洒下一片澄澈的日光。

  这是个晴空万里的星期六。

  顾凛五点多就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开门声,隐约传来的嘈杂在特警队的某栋宿舍楼里乱窜。

  长达两个月的集训刚开始没几天,今天是休息日,这群软脚虾昨天晚上偷偷摸摸在厕所里斗地主,还以为他不知道,今天一大早就心虚得全都早早起来,潦草地抹了把脸,就收拾东西回家了。

  早上起来跑操,从来也没见他们这么积极过。

  顾凛安静地从床上坐起身,身上盖着的一件黑色防寒大衣滑下来,剑眉微蹙着,他脸上的表情有些烦躁。

  起床气,他每天早晨都得对付。

  按照他原本的性子,自己的确不是喜欢群居和早起的人,但是多年的集体生活差不多都把这些脾气和秉性给磨平了,也幸好几个月前他辞职了,最近过得还算轻松。

  他在床沿坐直,就这么静静地、微咧着双腿坐着,身上盖着一件厚大衣,又蹙着眉闭了一会儿眼。

  “嗡——”一阵震动的声音,从黑色防寒大衣的口袋里传来。

  嗯?

  顾凛睁开眼,彻底清醒了,一束阳光照在他的眼皮上,有点刺眼,他漫不经心地敛了敛长目,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滑盖诺基亚8800,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不懂行的人一眼看上去估计以为是个破遥控器的黑色款。

  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有两个手机,一个是常年不用当摆设,工作日关机,只有周末才打开看两眼的;另一个就是现在正在震动着的滑盖诺基亚,之前中弹报废了一个,这个才买来一年半。

  知道他这个手机24小时都开机的人,手指头都数的出来……

  果然,看见窄小的屏幕上“妈宝”两个字的来电显示,顾凛烦得想把手机屏捏碎。

  “喂?你丫接电话永远这么磨叽……”果然,电话一接通,那个低哑的又带着一丝邪魅的声线响了起来。

  “找我干什么?”顾凛的声音冷掉渣,一手捞起地上的黑色靴子,套上。

  “干什么,你说我找你干什么,我闲着无聊跟你么么哒嘛?你没死也不知道吭一声,我结婚都他妈三个月了,一次家也不知道回……”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极有辨识度的声线,低醇磁性的沙哑嗓,带着一点慵懒、轻佻的痞味,顾爵似乎是刚起床,语速慢悠悠的:“你丫跟南京混得怎么样?”

  顾凛没理他,皱着眉低头系鞋带,听见电话那端“啪”的一声,似乎是打火机响了下,顾爵抽了口烟又幽幽吐出来,身边还有个女人的声音,隔得有点远,听不清楚。

  “烟抽多了,”顾凛穿好鞋,坐直,冷黑的眸子微敛,一字一字地冷声道:“你小心阳痿。”

  “阳痿的那是爷们儿吗?我天天喝你嫂子炖的牛鞭乌鸡汤,都他妈流鼻血……”顾爵又抽了口烟,轻飘飘地笑了笑:“你倒是不抽烟,你这个死闷货现在都是处男,天天格斗风云的你风云出个球儿来了?”

  “找死吗?”顾凛声线清冽地回道。

  “不找死,你亲哥我找你,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问你打算躲相亲躲到什么时候回来,你现在不在北京,我打架不怎么趁手,前几天不小心引来十好几个小混混儿,我只好在巷子里逗他们玩玩儿……”

  顾凛听着电话,站起来,迈开腿走到卫生间,把手放在冰凉的门把手上按下去,然后语气凉凉地问了句:“干掉几个?”

  “七八个,我现在懒得动手,你嫂子在家等我回去吃饭呢,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打架不要命……”顾爵似乎捻灭了烟头,懒洋洋地说道:“嗬,怎么着?听你这意思,哪天咱们俩比划比划?”

  顾凛心不在焉地冷声道:“到时候宰了你。”

  “谁宰谁还不一定,我最近勤练着呢,一根儿手指头就戳死你个闷货……”

  刚说完这句话,顾爵那边儿忽然没了声音。

  然后顾凛听见他压低了嗓门,电话里模糊了一阵子,就听见顾爵坏笑道:“小妞儿,你不是说今儿早晨吃炸酱面吗?嗯?你弄一盘儿羊舌头什么意思?你这是让我饿着肚子吃你啊……”

  顾凛“滴”的一声,按断了电话,腻腻歪歪的黄暴内容他实在听不下去。

  接着手机又震动了下,进来条短信,顾爵发的时候似乎没怎么用心,好几个错别字也没有标点,顾凛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才看明白。

  “咱妈让我告诉你,顾小贝,你别以为你辞职躲到南京去了你就不用相亲了,我儿子满月酒的时候你要是再带不回来一女朋友,她就拿刀剁死你,哦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