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酒系美男_[番外5.小娇妻炼成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番外5.小娇妻炼成记] (第1/3页)

  第二天早晨,何书墨果然有点下不了床……

  醒来之后,她捂着脸躺在床上,不好意思里还掺杂着好多别的复杂情绪,比如激动(终于睡到男神)、比如后悔(昨天她表现得有点太欲壑难填了),总之,一时间她只知道满脸懵逼地呆在kingsize上发愣。

  床脚堆着好多掉落的枕头,以及昨天换下来待洗的床单,她赤脚下床路过那堆床单的时候一不留神又看见上面鲜红鲜红的痕迹,直接再次蒙圈。

  她一直是那种很怕痒的人,身体根本经不住撩拨,更别说昨天那种级别了。

  一想起来她发出过那种喉咙里忍不住而溢出来的声音,她就觉得昨天自己是别人附体了!

  好污……

  没事没事,这种事一回生两回熟,啊哈哈哈,经历多了就得心应手了。

  她这么想着,还是蹲下来,赶紧把床单露出的那一小块痕迹藏起来

  “干嘛呢?”她正在鬼鬼祟祟地藏掖,忽然眼前多了一双大长腿。

  一抬头,顾凛站在面前,沉静的眼神里露出一丝兴趣地望着自己。

  “那个,我,我想洗床单来着。”何书墨赶紧把床单拉到自己身后:“我给你弄脏了,还是……”

  “不是我弄脏的么?”他说道,声音刻意在“弄脏”两个字上面缓了一下,压低嗓音。

  “……”没错,是他弄脏的没错,没有他对自己做那种事,这床单也不会脏!

  何书墨脸红了,直到吃早饭的时候,她都一直满脑子画面。

  顾凛真的不愧是天蝎座的,怎么说来着,天蝎座是床上最性感的星座,昨天他……等等,打住,不能想了,大白天的,这才刚起床。

  咽了一口牛奶,何书墨根本喝出来什么味道,因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顾凛,他也在咬吐司的时候看了眼她。

  四目相接的时候,她根本hold不住,被他炽热的眼神迷得七晕八素的。

  “昨天晚上,”他沉吟了一下,看见她脸红扑扑的,跟熟透了苹果一样,忍不住想捏:“你觉得怎么样?”

  “噗……”根本没想到他问这种问题,何书墨一口牛奶喷出来,呛到:“咳咳咳……”

  他有必要光天化日地问自己这个吗,这个不应该是完事儿之后偷摸摸在被窝里问的吗?!

  “你别问我啊你……”何书墨手忙脚乱,冷静一会儿,语无伦次:“很好啊,咳咳,那个,就是很好,很,很舒服。”

  很舒服……

  脸“滋——”一声,何书墨用手扇风,好热,这是下半年吧,怎么热得跟七八月份的大中午似的。

  “那你呢?”何书墨觉得自己被撩,怎么也得反击一次,于是眨巴眨巴眼,一边故作镇定地喝牛奶一边问。

  “想知道?”他非常淡定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朝后一靠,靠在椅背上,椅子往后撤了一点,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做完这些,顾凛拍了拍大腿,对她说道:“过来我告诉你。”

  什么意思?

  这是让她坐大腿的意思?!

  何书墨是坐过去呢还是坐过去呢还是坐过去呢?

  她鬼迷心窍了,慢吞吞地挪过去,然后打算特别小心地坐到他大腿上,还在考虑姿势的时候,被他一把拉进怀里坐在他腿上。

  随即腰被他双臂环住,何书墨为了坐稳,只能搂着他的脖子。

  因为衣服穿得特别少特别少,很强烈地能感触到他的腹肌和腰线,以及前胸和双腿的触感,她还是第一次坐大腿,这个姿势,嗯哼,真是太微妙了……

  “故意的?”她刚坐好,忽然就被咬耳朵了。

  “啊?”完全不知所谓。

  “喝牛奶的时候,别这样……”诶,他声音忽然就热得发烫了。

  紧接着她还没搞懂什么意思,就觉得嘴唇被微湿的舌尖轻轻地舔了一下,牛奶味四溢。

  何书墨懂了,她刚才喷牛奶的时候洒了好多在唇边,脖子,锁骨和前襟上……

  一不小心她也撩人了。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她坐在他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问道。

  “嗯。”

  “去年在哈尔滨,我脱了衣服钻被子里,你……掀被子的时候真的看见了?”

  顾凛没想到她会这个问题,饶有兴致地侧脸瞅住她,慢慢地问道:“看见什么了?”

  “就是……你没看见吧,你特别淡定,我以为你没看见。”

  他轻笑了一下,搂住她的腰,抿了抿薄唇。

  “傻。”他低吟。

  “啊?”

  “看见了,腰,背,胸……”他的声音忽然滑进热水里似的:“都看见了。”

  ***

  于是这个美好的早晨,只是因为洒了点牛奶,最后演变成她被他扑倒在沙发上,然后又发生了些污污的事。

  还有她问他初夜什么感觉,他到最后还是没回答!

  唯一的回应是就是直接把她嘴堵上了,印上热吻,根本让她连呼吸都困难,更别提说话了。

  正是周六,何书墨以为今天一天都要在顾凛公寓里甜蜜蜜地腻一天,明天就直接去民政局的时候,顾凛直接丢来一个惊天消息。

  他说晚饭前要赶到北京。

  “去北京干吗啊?”何书墨被他抱去浴室又洗了遍澡,出来换衣服的时候听见他说立刻就要出门去北京的时候,简直当场傻眼。

  “演唱会。”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地给她两张票看。

  何书墨对着票左看右看,“baroquemonster”是什么?

  “哦!这是你哥……”她指着票上面一团黑黢黢的轮廓说道。

  去年因为飞机航班取消,她在北京过了一夜,在顾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